微精选

微精选
一个76岁婆婆的豆瓣生涯

微信ID:ibookreview

『与261000智慧型微友同路同行』


编者按:小清新,文艺咖,想起豆瓣,多数人会认为那是年轻人的地盘。可最近在豆瓣上最火的却是一个76岁的婆婆。她发日记、发评论、发照片,她养过两只小狼,她看《中国好声音》,她会用手机会用微信,这位与时俱进、不服老的婆婆名叫撇撇。



撇撇本姓张,退休前是历史老师,现在是一位独自居住的空巢老人。她在豆瓣的粉丝很多,但还没有到“火”的程度。直到3月25号这天,撇撇发了一篇日记,说她想在豆瓣上成立一个小组。


“我知道豆瓣网是八零后、九零后的天下,我在豆瓣网上行走也四、五年了看到他们成立的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眼花缭乱、多彩多姿的的小组。我也意摇神迷、不自量力的跃跃欲试,我也想像年轻人一样创立个小组。”


撇撇的这个小组不一般,它要集合五十岁以上的豆瓣人为年轻人排忧解难,银发老豆瓣帮助青丝小豆瓣,撇撇的号召得到了无数豆友的响应。可为何撇撇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撇撇也曾年轻,这是23岁的她


采写 | 榕小崧


“我是piepie,我会偷偷看你们”


2011年,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大外孙女Judy研究生毕业,撇撇跟着一家人到纽约参加她的毕业典礼。纽约之行让撇撇感触良多,让她萌生出写游记的想法。而撇撇的两个外孙女从2007年就加入豆瓣,她们建议外婆:“您也上豆瓣得了!上豆瓣上去写!”


撇撇听了孙女们的话,开始在豆瓣上写文章。孙女们教她用豆瓣,教她用电脑,还帮她起了网名。


榕小崧
婆婆您为什么起这样一个网名呢?
这是孙女们帮忙起的。小时候她们叫外婆叫婆婆叫不清楚,都叫“撇撇”“撇撇”,然后就叫这么个名字了。
撇撇婆婆


2011年5月20日,撇撇正式在豆瓣上安了个窝。她的自我介绍这样写道:


“我是piepie,会来偷偷看你们。”



▲撇撇婆婆和她的外孙女


“我是一指禅”


外孙女们还在上学,没有足够的时间教撇撇用电脑。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撇撇不会打字,不会打标点,不会分行,不会中英文切换,打串行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写到一半需要出门,回来后发现之前写好的那段竟不知所踪。


这时,撇撇发现邻居家有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会用电脑。“我就把这个孩子请过来教我,我就这么一点一点摸索着用豆瓣。”


撇撇上大学时国家才开始推广汉语拼音,此后也几乎没再接触,因而她对拼音书写并不熟练。打字的时候经常忘记拼音是什么。刚开始她在网上写文章,需要先在稿纸上写下来,再查着字典把拼音一一标上,然后用神功“一指禅”慢慢敲到电脑里。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练习、一点一点地坚持。


榕小崧
那您现在的打字水平怎么样啦?
基本的打字、中英文切换还有消除都会了,也不用查字典标拼音了,但我还是“一指禅”,哈哈。
撇撇婆婆


“婆婆您真大胆”


从纽约印象开始,撇撇在豆瓣上写了140多篇日记,将日常的点滴感悟通传递给她的粉丝们。“撇撇加油!”“婆婆好棒!”,这样的鼓励经常在评论区出现。撇撇很开心,但她也希望能听到不同的声音。


看过电影《狼图腾》之后,撇撇想起自己年轻时候养的两只小狼,便写了文章回忆。她毕业后分配到平谷,平谷地区有“狼患”,政府鼓励除狼。一次山民抓到四只狼崽,县里领导送了撇撇两只。后来她把小狼带回北京,可是正值自然灾害,没有肉来喂食,动物园也因为有困难不肯收,撇撇的弟弟只好把小狼丢掉了。


撇撇觉得狼有狼性,可以把它看做自然界循环的一部分,物尽天择,但是不能把它当做图腾一般去崇拜。对如狼一般的敌人,也不能宽容。


榕小崧
婆婆您为什么在文末标明您特别希望跟网友讨论这篇文章呢?
我不知道我这么想是不是多虑了,我想挑战一下,每次孩子们都是赞我夸我啊,我也希望你们来反驳反驳我。
撇撇婆婆


撇撇会在日记中会发表自己独特的观点。在《纽约印象·切尔西》中,撇撇描绘了纽约最时尚的街区切尔西,而在这个街区能看到很多同性恋者。撇撇逛完切尔西之后,她觉得同性恋者其实并不可怕。他们那么甜蜜,而且不失善良。


“他们没有伤害到别人啊,每个人的心愿和生理需求不一致吧。”


榕小崧
婆婆,您的想法好前卫啊!
当时孩子也说,婆婆你真大胆,敢这么写!我当时想改革开放后啊,八零后九零后的想法不像我们这么保守了,我们当时太受思想的桎梏了。我写文章时也很慎重的,我不鼓励,但是也不能把他们和监狱的犯人等同了。
撇撇婆婆


对爷爷的思与愧


在撇撇的豆瓣日记中,占据篇幅最多的,是对爷爷的追思文。


撇撇的爷爷张自明是抗战名将张自忠的胞弟。当年张自忠在外当兵,张自明在家操持家事。张自忠全国皆知,而且纪念的文章很多,但是没有人知道张自明。撇撇的爷爷满百岁过世,一生康健。而撇撇一直有一个心愿,能将对爷爷的思念诉诸笔端,将他生活的点滴集结成书,在爷爷诞辰120年,也就是2013年出版。


“我经常写着写着就感动了,夜里一夜无眠。”


撇撇现在已经写了六万字了,可是有业内的人士告诉撇撇,出一本书至少要10万字,如果只有5、6万字的话只能出一本小册子。而撇撇年龄大了,打字又慢,七七八八的小事情让她也不能专注此事。2013年,爷爷逝世二十周年,她并没有完成此书,心里十分愧疚。撇撇打算将来写好了自费出版,可是又不知道门路。


撇撇婆婆
我有在出版社工作的学生,还有认识的作家,可是都不好意思麻烦他们。
婆婆,说不定我们会有热心读者可以帮您出版呢!
榕小崧
撇撇婆婆
啊那如果能这样就真的太感谢了!我给您们敬礼了!




从“知心婆婆”到豆瓣银发青丝小组


撇撇火了后,粉丝也多了。看着阅读数粉丝数日益增多,撇撇心里也高兴,更爱在网上写文章了。可是,问题也来了。年轻的粉丝们经常像婆婆讨教生活问题——奶奶得了癌症,怎样才能陪她过好每一天?家里人逼着相亲,我该怎么办?


撇撇就想到之前有“知心姐姐”,为什么不能有“知心婆婆”呢?


撇撇本来想建立一个网站,可是网友劝她说她会应付不过来。这时儿子给她支了一招,为什么不在豆瓣上创立一个小组呢?


于是乎,撇撇就在豆瓣上发了一篇文章提出建立一个“银发”小组,号召豆瓣上的老人们加入,给“青丝”们答疑解惑。


这一发不得了,两天就带来了上万的阅读量,撇撇都被吓到了。“以前文章阅读量从来没有上万过,好多年轻人都来支持我。”


撇撇现在正在考虑如何建立小组,小组内要有怎样的章程,她期待着有更多的人,更多的“银发”加入到其中。




4年的豆瓣生涯,6个相册,147篇日记,6390个粉丝,撇撇在豆瓣上收获的不仅是关注,还有更为丰富、健康的生活。撇撇身体并不好,中年时经过了几个大手术,还得过抑郁症。但是在写文章并且和年轻人交流之后,撇撇的心态乐观了许多。现在的撇撇除了耳朵不太好,并无大碍。她忙着修改《我的爷爷》,忙着建立豆瓣小组,她还会背背古文弹弹古琴,生活一点也不索然乏味。


“我要让大家看看,人即便老了,也可以活得很快乐,不孤独,不寂寞,多彩多姿!”


本文系独家稿件,采写:榕小崧,编辑:小井,转载请联系书评君,需标明来源及ID。


回复以下 关键词 查看精彩内容

女权主义 | 年度好书 | 二月好书 | 曾彦修 | 民国吐糟 | 怪书 | 弟子规 | 特朗斯特罗姆 | 拉斯普京 | 顾城的帽子 | 余秀华 | 李银河 | 狼图腾 | 野生摄影 | 二十四节气 | 村上春树 | 伍迪·艾伦


新京报书评周刊

ibookreview

投稿&合作邮箱:ibookreview@163.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书评君的小铺



刘瑜设计笔记本(附刘瑜推荐给女儿的书单)或“华人地区漫画第一人”萧言中《love》礼盒套装,数量有限,欲购从速哦~



本文二维码地址
电脑上看微信
本文由用户投稿,版权归 新京报书评周刊 所有。 原文链接。如果您不想被收录,请联系我们。
如果您想投稿,请关注 微信公共号: 微精选 weijingxuan1
微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