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精选

微精选
地球日 | 四十五年前的今天,一只海豚在他怀中自杀

微信ID:ibookreview

『与269000智慧型微友同路同行』




原创 | 方格


昨天(4月21日)午后,燥热的春风倏然加剧,卷起漫天沙尘,沙幕如黄烟遮蔽了南望的地平线。这似乎是一个谈论生态环境的好时候——当环境破坏的结果过于显著,任何人都无法假装无知。逆风而行的我想起在1970年的今天,有一只名叫凯西的雌海豚,正满身疮痍游在迈阿密水族馆的水池中。它曾是一位耀眼的电视明星,它在预谋一场自杀。在那一年的地球日,凯西死在了年轻男子瑞察·欧贝瑞的怀里。没有腮的海洋哺乳动物依靠有意识的自主呼吸而生存,凯西看着瑞察,拒绝继续吸气,缓缓沉入池底。



作为海豚驯养师的年轻瑞克


此时,75岁的瑞察·欧贝瑞正站在北京动物园海洋馆里。一池海豚游弋在他眼前,其中有和凯西一样的宽吻海豚,“就算是蛇,动物园还为它铺了草地、种了小树,而海豚被困在如此狭窄的混凝土水池里,它们将痛苦至死。”瑞察眼角抖动,久久低头看着地面,愤怒混着悲伤盖过了倒时差的倦容。他很确定这些海豚全部来自于日本太地町,这正是2010年奥斯卡金像奖纪录片《海豚湾》中被海豚血染红的地方。



日本太地町渔民围捕海豚


冒着生命危险拍就的纪录片《海豚湾》让我们看到瑞察等海豚保护者在日本太地町是如何受到警察盘问、官员阻截和渔民冲撞的,它让全世界看到了这个海豚地狱,也让太地町之外的日本人知道:有一群同胞在残忍地屠杀海豚,并把汞含量极高的海豚肉包装为高级鲸肉放进超市和幼儿园学童的免费午餐中。


太地町渔民围猎海豚的季节是9月到次年3月。在刚刚结束的上一个围猎季,瑞察去了日本两次。在纪录片公映后,得知海豚肉有毒这一事实的日本人越来越少购买海豚肉,日本捕杀的海豚和鼠海豚数量从之前的23000只下降到今年的750只左右。当然,在围捕中死亡并沉到海底的不计其数的海豚在这750只以外。



屠杀并分割海豚


相比之前的血腥大屠杀,现在13艘捕鲸船上26位“杀手”的杀戮技术更高明了些,他们将尖锐短小的利器深深插入海豚后颈靠近脊椎的部位,这样海豚流血较少、不会把海湾染红。痛苦的海豚在浅滩处等死,有时要经过漫长的几个小时。海豚事实上没有天敌,它们的身体结构也没有为惊吓、装死或丧失知觉做准备。我们受伤时,惊吓会阻碍感知疼痛;失去大量鲜血时,人会昏倒。而海豚意识清醒地经历这对我们来说难以想象的痛,直到生命终结。


虽然日本海豚死亡量下降,却依然有大量废弃海豚肉被制作成肥料与宠物食品出口到中国,其中高含量的汞污染了我们的土壤与蔬菜。



稀见白化症宽吻海豚幼崽“安吉尔”

在太地町鲸鱼博物馆的池塘中


日本拥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海洋馆,而中国海洋馆的数量位居第二。从另一个侧面看,中国进口表演用活海豚的资金又大大反哺了日本的捕鲸产业。


瑞察·欧贝瑞(左)与汉斯·佩特·罗德(右)


《海豚湾》一书的另一位作者是瑞士保护海洋协会的汉斯·佩特·罗德,他的眼睛就像大海一样碧蓝澄澈。他的孩子曾经到海洋馆去看技术制作而成的逼真海洋景象,他说那要比看一只困在水族箱中的海豚有趣十倍。高度智能和敏感的海豚被困在狭窄的水池中,它的回声定位系统被完全破坏,水中的氯与环境的嘈杂都让海豚充满压力,寿命达30年的海豚被囚禁后,平均只能活5.3年。瑞察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海豚的微笑是自然界最高明的伪装”,汉斯说:“即使你把它的头切下来,海豚依然保持着那种笑容。”


眼见了那么多杀戮和囚禁,他们内心所承受的悲伤与绝望无法想象。汉斯常常会哭起来,白发苍苍的瑞克·欧贝瑞有时干脆宿醉一场。


瑞察在海底放生被囚禁的海豚


瑞察的两位朋友因放生海豚而遭到谋杀。他说他也会感到害怕,但现在日本的情况好多了,纪录片播出之后,太地町的警署由日本其他地区的警察负责,他们被允许在海湾旁拍照片。瑞察常去墨西哥、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哥伦比亚、巴西、海地等地,在这些地方,人命本不值钱,他又要去关停海豚展览馆,夺走当地人的饭碗,境遇便更加危险,人人视之为威胁。三年前,中南美洲这些国家的最后一家海豚馆关门了,活海豚被法律列为禁止进口的商品。瑞士和英国的海豚馆也全部关门,德国只剩下最后一家。



《飞宝》节目海报


上世纪60年代,瑞察的热播海豚系列剧《飞宝》(Flipper)开启了海豚娱乐业的时代,之后他用了45年时间来摧毁它。当我问起瑞察·欧贝瑞,从当初世界最著名的海豚驯养员到今天最年迈的海豚保育人士,75岁的你是否依然想念凯西,他说:“我出于对它的愧疚而开始这项工作,现在它就像我的呼吸,我不去想,也不能停,我只能一直一直继续工作下去。在这45年里,我的悲伤比欢乐更多。不,不能称之为‘悲伤’,那就是我的工作。”


所罗门群岛的一处村庄,人们食用海豚肉并把海豚牙齿作为货币


上世纪80年代,瑞察在中国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和南京师范大学担任顾问,工作和拯救白鳍豚计划有关。2006年,白鳍豚的踪迹在长江彻底消失,被认定为功能性灭绝。生物物种灭绝的速度远远超出你我的想象,如果没有瑞克等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奔走呐喊,或许,我们今天只能给孩子看看照片,告诉他们海豚多么智慧可爱,告诉他们海豚是如何被人类以血腥方式清除出地球生物名单的。地球日这一天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比如读读这本《海豚湾》,比如跟着瑞察去反对屠戮海豚,比如少买一张海洋馆的门票、告诉身边的人:所有生命,生而自由。


本文系独家稿件,转载请联系书评君,需标明来源及ID。


回复以下 关键词 查看精彩内容

女权主义 | 年度好书 | 二月好书 | 曾彦修 | 民国吐糟 | 怪书 | 弟子规 | 特朗斯特罗姆 | 拉斯普京 | 顾城的帽子 | 余秀华 | 李银河 | 狼图腾 | 野生摄影 | 二十四节气 | 村上春树 | 伍迪·艾伦


新京报书评周刊

ibookreview

投稿&合作邮箱:ibookreview@163.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书评君的小铺



刘瑜设计笔记本(附刘瑜推荐给女儿的书单)或康赫小说《人类学》毛边本(仅5本),数量有限,欲购从速哦~

本文二维码地址
电脑上看微信
本文由用户投稿,版权归 新京报书评周刊 所有。 原文链接。如果您不想被收录,请联系我们。
如果您想投稿,请关注 微信公共号: 微精选 weijingxuan1
微精选